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sppdp的博客

一个稀里糊涂的人!

 
 
 

日志

 
 

医院随想之十四 到底怕他什么  

2012-01-28 16:0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天上午例行公事般来到康复大楼治疗,当进入治疗大厅时发现有一部轮椅把通往里间的唯一通道给堵了。轮椅上坐着一个大约24-5的年轻人,我与此人偶尔交谈过不算很熟悉,至少不能算陌生人只能讲是病友吧。他好像是由他母亲照顾,能自己推动轮椅。

我玩笑似地说了一句“你把过道给堵了,还不如把大门去堵了。”并随手将轮椅向后移动约一米的距离。

就在我往前行走时,那知那小子开口就骂道:“他妈的!谁让你动我的轮椅!” 

怎么能这样说话呢?!                                                                                                                 

“对不起!我不该动你的轮椅,但你把唯一的通道给堵了,你不可能不让别人进里面去吧。我推开你的轮椅你还要骂人,从道理上说不过去吧!”我边往里走边回答。

岂知那小子又破囗大骂一句“我操你妈!你想怎么样!”整个大厅一下鸦雀无声,仿佛所有人的目光都瞄准了我。我想怎么样?!我也不知道我要怎么样,该怎么做!我只知道我全身的血都冲向头顶,头都要炸了!没受伤以前我最怕我出现这种情况,这个时候我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本能促使我缓慢的转过身,阴沉着脸慢慢地向他走过去,此时离他大约有6-7米的距离。                   

 一位病人的陪护见势不妙,马上过来挡在我的面前忙说:“算了!算了!”我说了句“给我让开!”并随手一扒,那位看似强壮的陪护怎么就像根稻草似地一下就摔倒在旁边的治疗床上,把我自己都吓了一大跳,怎么!我还有这么大的力气!然后我继续朝他走过去,又有一位可能是陪护之类的人上来拦在我的前面,我话都没有让他说,只是低吼一句“滚开!”那人马上让开。

这时这位病人的母亲出现了,挡在我与她儿子之间,红着眼流着泪以恳求的口气对我说:“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我没在这里,求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我正在犹豫是不是扒开他母亲,替她管教一下这个有娘生没爹教的东西,狠狠地抽他两嘴巴子以解我心头之气时。

旁边不知是哪个好事者高喊一句“揍死他!”一听此话我顿时恍然大悟,全身都变得轻松起来,绷紧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去揍这小子一顿,让你们这些好事之徒无聊之辈来看免费的马戏表演,我去揍他一顿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我笑着对那小子说道:“小子!算你走运!我不可能跟你一般见识!”并对阻拦过我的两人说道:“多谢了!刚才不好意思!”掉头返回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那个病人也变得老实起来,一声不吭了。

一场如果发生起来将不知出现什么严重后果的冲突就这样无形地化解了, 一生当中好像还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                                                                                                               

日子还得过,该做什么还是得做什么。第二天照常去康复大楼治疗,再进里间有4-5个坐轮椅的病人主动跟我打招呼,这是从没有过的情况。有认识的不认识的,他们都对我说:“老李,你是个好人!”我是好人吗?我笑着回答:“我不是个好人,是好人的话就不应该呆在这个鬼地方。”有人说道:“昨天的事情我们全都看见了,在那种情况下,你重话都没有说一句,你的确是个好人!”

我是重话都没有说一句,可是你们知道吗?我差点又在鬼门关前溜达溜达一圈才回来,我没有作声,只有苦笑。他们你一言我一言说起了昨天的事情。               

原来小伙子是湖北人,家住农村,没出事前家里给他说了一门亲事,付了彩礼就成亲。可惜家境不甚好,他才来到湖南省一家私人煤矿打工,岂知钱没赚到,反而弄成这样,整个人的心态都变为病态了。只能他去说别人怎么样的,从来不准别人说他半个不字,假如有人说了他什么,他反脸不认人就去骂别人,在他们那个病区成为众矢之的,没有一个人愿意理睬他。                                                              

昨天早上他又在骂他母亲,怪他父母亲没本事不该生下他,把他害成这样,他的母亲被他气得哇哇哭。很多人都听不下去,又没有人去劝,都想去揍他一顿,谁又下得手呢?让他反而变本加利! 哎!做人怎么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呢?!                                                   

 我知道他受伤的部位主要是头部与脊柱与我大致相同,应该说还没有我这么多的受伤部位。我问了句“他受伤多久了?”“八个多月了。”八个月还是这样,我庆幸自己能有现在这个样子!                                                                

 这件事后大部分坐轮椅的病友都主动跟我打招呼,治疗时都会聊聊天之类地。                                                            

 夜晚无法入眠想起此事感慨万千,我现在怎么呢?我胆怯了吗?我怕事了吗?……                                                                   

 不要说现在的我是个连生死都不在乎的人,就说当初的我曾因一言不合而与7人对打,棍椅飞舞,头破血流,我眨了眼吗?没有!

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会怕什么?!如果真要说有怕的事情,就是怕自己死不了,可惜答应了家人自己不主动去寻死!                

受伤的人都有一个恢复的过程,伤势有重有轻相应时间有长有短,有的人甚至命中注定一辈子都不能康复过来,这个恢复过程理应包括身体上和心理上的双重康复。只注重身体上的康复而忽视心理上的康复或者只注重心理上的康复而忽视身体上的康复,都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康复。自己也是一个惨遭重创的受伤之人,我是怎么样地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自己心里有数。想当初自己怎么样自己知道,比这小伙子还难听的话自己都不知骂过多和少,曾经骂得亲人们陪护们个个眼泪汪汪,曾骂得医生气急败坏怒气冲冲无可奈何地摇头不已,当时他们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现在终于完全明白了。被这小子辱骂也算是自己遭到的报应吧!骂人者,终被别人骂!以后可得悠着点,再去骂人时得掂量掂量一下。 

活了这么久,嘴巴又臭,经常开口就是骂人,往往不分场所不给对方留半点情面,我这么做值吗?!得罪人暂且不说,往往还让其他的人认为自己是个不近人情不讲道理的人,自己是得好好反省反省自己,身上的一些丑陋恶习也该改一改了。吵骂只能使事情陷入更尴尬地步,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在处理这件事上唯一对不起的是我的亲兄弟,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同意我这样处理,我也从末敢跟他们提起此事,我只是希望我的兄弟能理解我为什么这么做。      

直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过来,我一点都不怕他,我是在可怜他,我如动手去揍他的话,我就沦落跟他为同一类人。

谦虚忍让并不是意味惧怕对方,而是宽容对方,这才是真正的谦虚忍让。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