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sppdp的博客

一个稀里糊涂的人!

 
 
 

日志

 
 

活着就是幸福(5)  

2011-11-24 11:53: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段时间,做了一件蠢事,吃了很大很大的苦头,也可以说是狠狠地教训教训了自己。                                                                    

 没受伤以前,我记得如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每天早上起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大便。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大便的意识。三天一次大便,第三天时白天吃泻药,晚上用几只开塞露,大便一次哪里那么艰难与痛苦。                                                                                         

有一天发宝气,心想我不吃泻药,不用开塞露,到底看一看我能不能排大便,到底将会产生什么后果。因为吃的东西不多,绝大部分是流质食品,一天一天地过去了,一个星期过去了,两个星期挺过去了,开始不对了 。怎么吃东西吃了两口就不想吃了,肚子总是饱胀的,没有饥饿感。第十五天一天吃的东西还没有前面开始时一餐吃的东西多。肚子也开始鼓胀鼓胀地了。 到了十六天的时候,早餐都吃不进去了,肚子一下子就胀得跟个要分娩的孕妇一样,躺在床上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的脚了。此时我突然明白了女人十月怀胎的艰辛。我记得那天上午吃了三次泻药,灌了两次肠,灌肠的护士都说灌不进去了 ,开塞露用了两盒都无法排除大便。感觉简直就是要被活活胀死了!老婆用手指去掏都无能为力,难受得哭了出来。                                                                                           

 赶紧叫来医生,像模像样地检查后,说可能是胃胀,胃里有气,不然肚子不会这么大,跟个皮球似地。我管你是什么,总得想法子让肚子消下去才行,总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胀死吧!医生说去拿胃管来,插入胃部,能否把气放出来,看好不好一些。                             

就在医生去拿胃管的时候,哥哥及时地来到了医院看望我。见此情形,问明缘由后,哥哥还在笑话我:“怎么!不好受了啰,你还以为你是从前啊,尽做蠢事,有些事情你不服都不行。。。。。。。”

就在医生拿来了胃管准备从囗中插入胃里放气,哥哥制止了那个医生,并让医生离开说他来处理这个问题。                                             

 哥哥比那个庸医强多了!用双手挤压按摸我的腹部,从腹部右下方开始往上再横移左腹上部再往下移动至左下腹部不停地挤压,腰腹部的疼痛都管不了那么多。用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才断断续续地排出不少大便,整个病房恶臭难闻。哥哥对我说:“你不能怪医生这完全是你自己造成的,你不得不面对现实接受现实,你自己身上的一些事情只有你自己知道,不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哥哥说的没有错!假如这一次他没有来看望我的话,时机又是那么的恰到好处,假如医生将胃管从囗中插入胃部,又解决不了实质性问题,人又会被他们白白的折腾得够呛,难受地还不是自己。以前还不相信人会被活活的胀死,经历过这次后再也不敢拿此事开玩笑了!由三天一次的大便改为两天一次的大便,从此以后肚子似乎永远都是饱胀的感觉,再也没有饥饿的感觉了,一歺两歺吃不吃都无所谓。                                                           

那段时间身体也开始出现了一下微妙的变化,最主要地就是身上的皮肤一块一块地脱落,就跟全身换了一层皮似地。连老刘都高兴地说道:“邓平你快好了!老话一点都没说错不死都得脫层皮,你看你现在死不了一身皮肤都脫完了,你是一个重生的人!”                     

 我要好了吗!我这个样子能叫好了吗?!                                                                                                                     

 依稀记得是八月份的时候有一天问胡医生我到底能不能下地行走,他前面一直回答不能,可能是被我天天不厌其烦磨得没有办法他才对我说:“你一定要下地走的话要釆取好安全保护措施,一定要戴好保护脊柱的支架试一下看能不能行走?”胡医生的口气总算是松动了一下,马上就追问他怎么不给我支架让我行走,得知要去定做才有,请他联系定做的事宜。                                                                             

盼星星昐月亮总算盼来一位陌生人来到病房,自我介绍是来给我量尺寸定做支架,走时问他支架何时能做好,答日一星期。一个星期后就能下地行走,太高兴了!更加强坐立的锻炼尽量地抬高头,为一星期后的行走做好充分准备。这期间男性本能也逐渐逐渐复苏了。              

 一星期后一天中午老刘与老婆都没有在身边,给我量尺寸的那人来了,拿了一件像古代将士佩带的盔甲一样的东西,两块合二为一,这就是支架吗?来人说此玩意主要是固定脊柱起保护作用,我笑他真会挑时间来,此时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办?叫他等人来再说,此人那里肯等,当即给我系好支架看尺寸是否合身。他有一举动我倒是留意了,他在扶我起来前事先准备一杯温开水,当扶我起来在床边坐立的一刹那间天晕地转,马上就要呕吐,他赶紧拿起温开水叫我喝上一大囗吞下去,立马感觉好多了,随后他扶我站立起来。以后起来时事先准备一杯温开水,不舒服时喝囗水好多了。                                                  

 天哪!站立起来怎么会是这样?!不可能的事!!!                                                                                   

 在那人的搀扶下右脚先落地也没感到什么不对头的地方,左脚一落地怎么从脚底板有一种强烈的刺痛感往上冲,我可管不了那么多霸蛮地站立起来。那种刺痛感沿着小腿大腿一线上升到了腹腰部,与本身就存在的刺痛感交织一起四处乱窜,头脑里马上出现真空状随时会晕眩倒下去,这是为什么?!!                                               

 两分钟不到全身湿透痛得一身发抖,那人上说我脸色都变得苍白不能再站,赶忙扶我躺在床上,仔细检查支架是否合身并告知是因躺得太久才出现这样的情况,以后会慢慢地好起来,不必太介意。  建议我先练站立至少能站立二十分钟才开始行走,帮我松开支架留下一张名片就走了。                                                                   

受伤以来一直都是躺在床上,心中始终坚信自己能够重新站立起来能够重新行走,始终坚信能够重新做回原来的李邓平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受伤以后的李邓平不是我李邓平,到底是谁呢?我也不知道!人生当中的再一次重新站立起来,两分钟不到休息了十分钟都没缓过气来,我没想到重新站立起来是这么的痛苦,我能重新站立起来了,但我一点都不高兴!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绝对不是这样!                    

随后几天为了达到能站立二十分钟而苦苦挣扎!每天佩带好支架在老刘老婆的搀扶下艰难地站立在助步器旁,双手紧扶助步器霸蛮强行站立着。偿试着原地踏步走,右脚勉强能够支撑身体的重量,左脚接触地面时的刺痛感真叫人受不了,如果不是双手扶住助步器的话随时都会裁倒在地。左脚是不可能支撑全身的重量,只能咬紧牙关坚持下去没有选择。两分钟过后头顶、脸上、身上马上大汗淋漓全身湿透,大脑立马进入一片真空状态,迫使自己不得不躺下来休息。                                                                

 所佩带的支架是塑料外壳內衬有一层泡沫物,本身就密不透气加上天气炎热,衣服汗湿后感觉连皮肤都一起粘在支架的内衬上极不舒服,过不了几天浑身的痱孑都冒了出来像中暑一样。一天就是在不停地带支架、站立、躺下、脫支架、擦身、擦痱孑粉……交替重复中渡过。总算能勉强站立二十分钟了!我也该去行走了!

 

 

   在病床上躺了四五个月,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地痛苦,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地艰辛,就是为了等待重新站立起来重新行走的这一天。我走过路曾经走过四十年的路,走路的感觉刻骨铭心!穿戴好支架清开病房内的阻障物双手紧握助步器,坚决不要老刘老婆的搀扶终于重新站起来再次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天哪!怎么会是这样?难道这就是我苦苦等待期望的走路吗?!我又不是没有走过路,我曾经走路的感觉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怎么会是这样!?                                                                               

   双腿并拢尝试着跨出右脚如果不是双手握住助步器的话,已经摔倒地面上去了,当身体重心稍徽偏向左边,左脚板有一种钻孑在钻似地刺痛感向上沿伸扩散开来,汗珠立刻涌出来。只能是左脚轻轻的点着地借助双手扶住助步器平衡身体,终于挪动着拖动着迈出了一小步。当移动左脚时脊柱腰腹部的刺痛感跟着扩散开四处乱窜,自己更加难受戴着的支架感觉都变了形,痛得只能张开囗来呼吸。这 么炎热的天气怎么吸进肺部的空气都是冰冷地、一身就像冷得发抖,咬牙坚持走了几步总算站在病房的门囗,看见空旷的走廊通向外面,真想走出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可惜实在是无能为力!                                                         

   站在病房门囗想出去无能为力,张着囗像条狗一样急促地喘息着越来越难受,身上出的汗都是冰冷冰冷地,正好管床的护士经过拍手叫道:“李邓平能站起来行走了!恭喜你!重新走路的感觉怎么样?高兴吗?”怎么样?!高兴吗?!                                               

 我咬着牙神情茫然的回答了三个字“真痛苦!”                                                                                           

 我能走路了吗?!我这样叫能走路了吗?!                                                                                          

  我一点都不高兴!                                                                                                                                                        

 我想哭!                                                                                                                        

  脸色惨白浑身是汗张大囗喘气,别说再向前迈一步就连扶着助步器站都站不稳了,极不心甘情愿地让老刘老婆把我扶到床上躺着,我这是怎么呢?浑身冒出来的汗都是冰冷地!天气这么炎热怎么呼吸的空气都是冰冷地?我怎么一身像泠得发抖呢?……                             

 难道说我已经忘记怎么走路?!不知道怎么走路了?!我曾经走过四十年的路知道走路是怎么一回事,绝对不是我现在走路时的这种感觉!狗娘养的老天爷!你这不是在故意为难我吗?我躺着无法动弹时想死死不了,能动弹时你又让我难受得要死的决心都有,我不动只是痛得难受而已,我现在好 不容易才看到一点希望,你又让我痛上加痛难上加难,简直就是在要我的命!老天爷你对我太不公平!                  

  哎!老子充其量就是活到明年3月27日,还计较这些事情干什么?来吧!来吧!老子到底要看看 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承受!老子就不信邪!大不了就是一死!能死更加好!                                                                                                  

 我重新站立起来的行走,第一次竟然十米的距离都走不到,竟然迈不出病房门。我当时就对自己说:“记住!下一次的行走一定要比这一次行走的距离要远,哪怕远一步、一米都行!”现在我走都不想走了,也没能力去尝试了! 

深夜无法入眠时,一个人呆望着天花板,独自沉思着。医生和康复师都说过人躺久了初次站立起来会比较难受,适应一段时间就可以了,况且我目前的状况也实在是太差了一点。但我没料到初次行走会是这么的艰难,简直就是在要人命!我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都疼痛得难以忍受,去行走疼痛好比翻了个倍,花费这样的代价来行走也实在是太大了!不管怎么说,值!还是得咬牙继续坚持下去,                     

走!坚决走!                                                                                                                     

  第二天,胡医生查房时,我问他走路怎么这么艰难,跟要人性命一样。                                                                                 

 胡医生说:“实际上你现在下地走还是早了一点。我建议你最好是躺在床上安心静养,适当的运动一下就行了。等身体复原了到了下次手术后脊柱稳定,才可以下地行走,那时候会好很多。你现在能够下地行走,已经相当不错了,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能出意外,暂时还是坐轮椅,以后再行走吧。”                                         

  我躺在床上这么久了,再怎么动弹不得的时候,都从没想过坐轮椅,一想到将来如果坐轮椅的话我不如去死!坐轮椅,坚决不!现在让我躺在床上安心地等待下次手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躺在病床上只是痛苦难受得很,但站立起来时更加痛苦难受,每次行走简直就是要人命。大不了就是死 嘛!能死更加好!我还怕什么 ?我不可能不走!                                                                                      

   强行尝试走了几回,发现了诸多不对的地方。本来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时疼痛感就让人难以忍受, 强行站立起来去行走时,又让疼痛感上升了几个台阶。如果站立起来就好像在原有的基础上增升了一个台阶,立马大汗淋漓。迈步走动的话,疼痛感立即觉得达到了极限。怎么呼吸的空气都变得冰冷地了,出的汗都变成了冷汗,脑海里过不了多久就会成为一片空白,眩晕起来。如果不是双手扶住助力器的话,随时都会摔倒在地。左脚简直是不敢接触地面,一接触到地面,从脚板底就有千针万刺往上冲,直至腰部,四处飞散。支架戴在身上,站立时不动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当行走的时候,怎么整个支架就跟变了形一样,弄得自己哪里那么难受,实在是受不了!怎么会是这样?                 

 自从为了水的事情痛骂过陪护们后,偶尔还骂过人,其厉害程度小多了,还认为是自己粗暴的性格、脾气收敛了不少。岂知现在已能站立行走了,心情反而越来越坏,性格脾气也越来越粗暴.就为戴支架一事,我不知骂过老婆多少回,总是怪她支架没有给我戴好,弄得我反而越来越难受来越痛苦。老婆为此不知流下了多少委屈的泪水,我实在是对不起我老婆!我让老刘来护理我,就是考虑到他年纪比我大,腿脚不方便,我骂他的话,从道义上说不过去,可以让自己少犯点浑。                                                              

  总是怪老婆支架没戴好,走几步就不对头了,取下换老刘来给我戴,过后不久又是一样,我不可能去骂老刘。反复几次后,走都不想走了。强忍着满腔的怒火,好像在给谁赌气似地,双手扶住助步器,拼命一样原地踏步走,直到头脑里一片空白后,在他的挽扶下,倒在床上久久都不能复原过来。                                    

我怀疑是不是支架有问题,按照名片上的电话叫来了送支架的人检查过几回,也校正过支架,总觉得不对劲。到后来,看见支架都害怕了,戴都不想戴了。但胡医生说了如不戴支架绝对不准下地,连坐立都不行!                                                                                     

  直到一次无意中照了一回镜子,才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错了!自己全错了!                                                                                

  自己目前的状况到底怎么样,不知道!有天扯着大腿的表皮,竟然能扯拉起一寸多长,跟老刘说这在以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不晓得现在人瘦得甚么样子了!                                                                                  

   老刘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才叫瘦。简直是惨不忍睹,现在好多了,还长了一点肉。护士站有秤,你去不去称一下,看看自己到底有多重?”                                                                                                                    

    我也想知道我自己现在到底还有多重!为了能知道自己的体重第一次来到脊外护士站,在老刘的搀扶下勉强站上体重称上,一看只有47公斤。47公斤才94市斤,我简直不相信我现在只有94市斤,身上的肉都到哪里去了?回病房时发现墙上有面镜子,站在镜子前望着镜中人,我在问自己“难道镜子中的这个人是我吗?!”我的泪氺不知不觉流了出来,我不应该是这个样子啊!?                                                           

    镜中人仿佛就是一架包了层皮的骷髅标本,眼窝深陷眼神无光活像一具僵尸,怎么还要一边肩膀高一边肩膀低,右肩明显比左肩高了一两寸,体形极不对称。怪不得一走路就觉得支架在变形,支架没有一点问题是我这个人有问题,再加上左脚不敢深度接触地面,身形更加扭曲,才引起戴支架行走时的系列问题。也亏我骂得老婆眼泪汪汪不还嘴!                                                                                   

    还站在镜子前沉思,老刘说:“回病房吧,这里人多不方便。”的确如此!擦干泪水我狠狠地说了一句“这个医院是小偷强盗,从我身上活生生地偷走30多斤肉!”逗得老刘哈哈大笑。                                                            

    回病房途中遇见一医生,高声叫道:“奇迹!奇迹!你竟然能走路了!”                                                                                      

    我这也能叫站立行走了吗?情绪本来就不佳故没好气地对他说:“这也叫奇迹吗?!你们医生说话就像算命先生,尽在玩弄文字游戏。病人来说就把将来最坏的结果告诉病人,能治好就说你本来是那样,现在这个样子该满足了,就是你们的功劳了;没有治好时就会说你来时就已经告诉你结果了,现在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地。感冒能要人命会死人也是你们说出来的!要我感谢你们啊!告诉你我一点都不领情!门都没有!”说得那个医生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头都没有回一下去病房。                                                                 

    的确当我无奈的站在病房门囗,只要是认识我的所有人看见我都向我伸出了大拇指表示恭喜时,身体所受的痛苦和內心所忍受的苦楚又有谁知道呢?我能站立行走但我一点都不高兴!                                           

    虽然是想都没有想过坐轮椅,现在又能站立行走假如这也能叫站立行走的话,但实在是没能力跨出脊外的大门,不能看见外面的世界。以目前状态天天呆在病房里怎么都不心甘,怀着对病区外面的憧憬与向往连轮椅都愿意坐了。坐上轮椅自己竟然很难推动轮椅,只能由老刘老婆推着前行,坐轮椅并不见得比行走轻松多少。很难在轮椅上坐20分钟,当轮椅运行时遇上路面稍不平整,一身摇晃得跟散了架一样,全身那里那么难受痛苦。就是为了看外面的世界、为了不呆在病房,忍受再大的痛苦都值!并且不要康复师来病房我自己坐轮椅由老刘老婆推着去康复科做治疗,从脊外病房到康复科治疗大厅,直线距离100米都没有要上下两次电梯,这段路程也实在是太遥远了一点!太艰难了!     

 到康复科治疗几回后发现有一哑铃放在墙角旁从没人动过,征得康复师的同意后让老刘将哑铃带回病房,心想我总会用得着。可每当站立一拿哑铃时腰部就觉得是在承受千斤重物,整个人随时都会被压垮,根本举不起哑铃,只能躺在床上举。那个哑铃多重?3、5公斤!    

 能行走了只能勉强的走几步,就无法迈动脚步。让老刘老婆推着轮椅跟在身后,走不动时随时坐在轮椅上休息一会,坐在轮椅上也难受得很,身体感觉总不舒服不舒展,比行走时也好不了多少。过不了多久实在是无法坚持下去,只能回病房老老实实躺在床上,但总算可以迈出脊外大门见外边世界。                                                

  行走时逐渐逐渐体会着重新走路的感觉,慢慢地发现不对啊!怎么行走时一拐一瘸地呢?!每走左脚这一步时身体会往左边倾斜呢?怎么左脚的感觉比右脚会短一些呢?……                                                        

  怎么会是这样?!不应该是这样啊!                                                                                                  

  我走路时的形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让老婆站在我的前面老刘站在我的后面,正儿八经凝神静气像模像样的走了几步,叫他们老实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两人答道:“走路的姿势像个瘸子,两肩不平衡左边低右边高,左脚提不起来是拖着脚走路,应该是伤着脊柱神经引起的。”我可不管什么原因引起的,我只知道我的腿没有受伤,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我扶住助步器,叫老刘用绷带绑住哑铃,吊在我的左脚上。那种感觉,那种滋味,我的天啊!                                              

  当老刘的手离开哑铃的瞬间,腰部就像断成了两截似地,汗珠马上滚了出来。强行支撑着,汗变成了冰冷的水珠贴在身上,空气也变成了冰冷的空气,全身都变成冰冷的。怎么会这样?嗓子里都在冒烟了,全身因疼痛颤抖不已,脸因疼痛变了形,眼泪水自觉不自觉地流了出来,就跟又死了一回一 样!咬紧牙关坚持着,牙齿咬得咯咯响,头脑里马上成为了真空状,随时都会摔到地上去。赶紧示意老刘取下哑铃,立即感觉好受多了。这才发现嗓子里在冒烟,口腔里怎么会有这么多口水呢?当吐出这口痰时,才发现是血,是咬紧牙关时流出的血。喝几口水,漱一下口,伴着泪水吞进肚里。支架都没有取,躺在床上张大口象一条狗一样喘着粗气。                                                                                

 那段时间,我如果是躺在病床上,胡医生看见了会说这么一句话:“好,休息!”但当我行走和坐轮椅被他看见时,他又会说那么一句话:“可以走就行了,少走一些。去!到床上躺着休息!”弄得我看见他都烦,谁叫他又是我的主治医生呢?我再怎么样,别的医生又不会管我。                                                           

  某一天的下午,老刘陪在病房,我脚吊哑铃,浑身发抖,大汗淋漓,两眼翻白地站在助步器旁。刚好被胡医生进病房发现了,吓得胡医生脸都变白了。大叫一声:“李邓平,你不要命了吗?”我当时 声音沙哑且哽咽地回答了一句“难道我现在这个样子也能叫是一条性命吗?!”胡医生听后摇了摇头,决制止我那样做,我理都不想理他。随后他解释了一大堆理由,我听都懒得听。最后他说:“你对你自己不负责任我不管,请你对我负责任。我是你的主管医生,你这样做要是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我怎么去向我的上级主管交待?请你不要这样做了!”医患关系倒过来了吗?一个医生对自己的病人说出这番话,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老老实实地取下哑铃,躺在床上休息。                                     

 但怎么都不心甘。躺在床上休息片刻后,觉得好了一点,又蠢蠢欲动了。让老刘反锁门,又进行新一轮的自虐。老刘看见我那个样子,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李邓平你给我说实话,你真的不怕痛吗?”                                   

 我真的不怕痛吗,我痛得死的决心都有,我已经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死人看。这世上如果有不怕痛的人,那他一定是个神经病人。我回答说:“站在你面前的又不是李邓平,这条腿也不是我的,痛死了活该!我现在有机会活得好一点, 我干吗不去争取?”                      

老刘沉思不语,坐在床边狠狠地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                                                                                                                        

后来我去问了脊外的科主任和其他的医生,我到底该不该运动。得到的回答多种多样,搞得我都不知道该听谁的了。为了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我打电话问了我哥,哥的回答是:“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知道,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内运动。”我心里有底了,我相信我哥说的。

为了多运动,我开始不停地去串门。从第一间病房走到最后一间病房,跟每一床的病人都友善地打声招呼,与合适的病人开开玩笑。走不动时,就坐在别人的病床上聊聊天,加上进别人病房前,老刘瞎起哄道:“院长来查房了!”气氛倒也其乐融融,穷开心罢了。                  

来到小郭的病房坐得最久,得知他的状况非常不好,还是不能站立行走,老板又催他出院,只答应赔偿他四万八千元。唉!以他那么大的一家子,目前的身体状况,四万八千元又能折腾多久呢?我除了表示同情外,只能鼓励他坚持下去,加强锻炼,早日康复,再去与老板协商,争取最好结果之类的话。除此之外,我还能帮他什么?                                                                                                   

他反而问我气功练得怎么样,有进展没有,我坦率地告诉他女儿来后已停止练了。他只是淡淡地说了声:“可惜了!”可惜了吗?我都能站立行走了,你还躺在病床上,你的气功不一定有我的死霸蛮管用!我当时是这么想地,并告诉了他我所用的死方法,并建议他也试一试。言语中不知是否流露出对他的气功持怀疑的态度没有,他只是笑笑没做声,此后两人再也没有谈过气功的事。                                          

这期间,脊外搬入了装修好的楼层,病房也像个病房的样子了。老刘、老婆有电视看了,他们也好过一些了。日子也容易打发了。有电视与没电视对于我来说都是一回事,我没受伤以前只看中央5台与中央10台两个频道,看其他的台我情愿去看书上网。现在居住条件卫生条件好多了,心情也好了不少,我原以为等不到这一天。                                                                                                                         

总觉得走路深一脚浅一脚、一拐一瘸左脚短了一点,左腿上吊着哑铃又没明显改善极不心甘。尝试着将哑铃放在地上用左脚强行拖动着走了几回,有天晚上病房来了一怒气冲冲的男子叫道:“我要看一看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当他看见我的样子一时无语,随后语气平缓说道:“我母亲住在楼下的病房,专门听见轰隆隆的声音,老人家心烦休息不好,请你注意一点好吗!”我当即就答应他再也不会这样了。

 医院终归是公共场所,来的都是病人,我不可能为了一已之利而去影响其他的病人。这一点起码的公德心我还是具备!              

在走廊上行走被胡医生看见又会啰哩啰嗦,在病房内拖着哑铃走又影响他人,躺在床上绝不心甘。左腿照样挂着哑铃扶着助步器,在老刘的搀扶下勉强站在一个小方凳上,当他的手离开哑铃时我差点失声大叫“杀人哪!”左腿及左腰腹部感觉仿佛是要从身体当中分离出去,绝对是不可能的事!这个哑铃才多重,无非就是3.5公斤,难道3.5公斤重的哑铃能把我的左脚从我身上剥离出去吗?!要是这样那将怪事情来了!我就偏不相信这个邪!咬紧牙关强行站立,心中反复念叨着:3.5公斤的哑铃不可能会把我的左脚从身上剥离出去,3.5公斤的哑铃不可能会把我的脊柱扯成两断,老子就不信3,5公斤的哑铃会要我的命,能要我的命更好!没受伤别说3,5公斤的哑铃就是35公斤的重物当成玩具耍。                                     

扶着助步器站在窗囗旁看着窗外的景物,尽量不想发生的事,没用!汗照样是出冰汵的汗,呼吸的空气照样是冰汵地,头脑里照样是一片空白,泪水照样还是不知不觉地流出来,还不是照样要张大囗才能呼吸,口腔里照样满是血水……简直沮丧到了极点!医院为了防止病人跳楼自杀,所有的窗户只能打开10厘米,无数次恨不得打碎玻璃从九楼一跃而下,什么痛苦都没有了,一了百了。可惜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张着口急促地喘着气望着老刘带着哭腔说道:“老刘我他妈的真生得贱,纯粹的贱骨头!老子这样活着连一条狗都不如!”老刘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不做声。                                                     

休息过后,咬着牙继续来!                                                                                                        

因是右脚站在小方登上,左脚悬空又吊着一个哑铃,为了保持身体平衡只能将身体的重心侧向右边,我这样做的本意是总觉得左脚短了一点看能否拉长一些。本身就是左肩低右肩高,这样做自然右肩下沉左肩上抬,那知道无形中矫正了一点体形,双肩平衡了不少。一段时间后再行走时,老刘告诉我双肩平行了不少,走路的姿势也没有那么瘸了,戴着的支架在行走时也似乎是合身不少,行走的距离也慢慢地再增加,戴支架坐轮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深夜躺在床上电视开着没放声音,看着画面不知是什么。脑海里总是浮现出自己要死要活的模样,不能行走坐轮椅不如去死,为了给自己留点希望的余地,決定自己只活一年,早已经把自己当成一个死人来看待,什么都不在乎什么都无所谓,大不了就是一死能死更加好!现在终于能勉强地站立行走这就是在拼命一样,也实在是太痛苦太艰难了!假如说我的身体功能全都恢复正常,那怕少一只手少一条腿我都愿意活下来。我有一只手一条腿活着都不会有现在这么痛苦这么艰难!……                                                                          

我的天啊!我怎么会冒出这样的念头来了!当初我宁肯性命都不要都没有这样的想法,现在能够站立行走竟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实在是可悲!可悲到了极点!蠢货!!                                   

 

 


  评论这张
活着就是幸福(7) - hsppdp - hsppdp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
活着就是幸福(7) - hsppdp - hsppdp的博客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阅读(556)|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