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sppdp的博客

一个稀里糊涂的人!

 
 
 

日志

 
 

活着就是幸福(1)  

2011-11-20 11:2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冥冥之中,整个世界,金碧辉煌,周身暖洋洋地,昏昏欲睡,那种感觉就跟泡温泉泡得太久了一样,也可以说是一种享受,(怪不得有人愿意去体验死亡的感受)自已站在一道彩虹门下(也可能就是俗说的鬼门关吧)一只脚在这边,一只脚在另一边。那边有个声音在说“过来吧!一切皆完!”但本能告诉自己还没有完,我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有做完,绝对不能过去,这种情形反复持续了很久。(后来亲人告诉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动了好几次手朮,病危通知书都不知下了多少张。连医生都说此人生命力极其顽强,能否活下来还是未知数)那段时间,没有自我,没有思维,没有身体意识。                                                                                         

同漂渺虚无的声音经过无数次的抗争后,总算睁开了双眼,进入眼帘的是钉在天花板上的环形溜槽挂点滴地。想动一下,怎么根本动不了,挣扎地动一下,怎么全身跟刀割一样疼痛万分。我是谁?这是那里?我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一连串的凝问涌上了脑海。想说话发不出声音,怎么回事?鼻孔中像插入了什么东西,喉部好像有什么东西卡着、挡者让自己说不出话来,身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有些似曾相识又似不相识,发出稀奇古怪声音。“总算醒过来了!”听到边上有人发出了欢呼声,随后几位穿白衣服的人围了过来。想问他们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偏偏自已又发不出声音,把我急得满头大汗,真是喊天不应叫地不灵。依稀听得他们说什么醒过来还相当危险、这条命保不保得住还成问题……(这时还没有亲人、家人、朋友的概念)                                        

不应该是这样地啊?!虽然我什么都不知道,但绝对不应该是这样地!                                                  

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穿戴怪怪的女人似曾相识但又不知道是谁,她望着我红着眼,泪水哗哗地直往下掉,问了句“邓平,好一些不?”“邓平?!谁是邓平?”这个女人真奇怪,看见我泪氷怎么那么多?我都觉得好笑,那知我一笑,那个女人竞哭了起来,泪水更加多,马上就被穿白衣的人打发走了。分不清白天黑夜,也不知道时间是怎么过地,只是这个女人偶尓来看一下我,每次都哭哭啼啼,我都不想看见她了,看见她真烦!                                                                            

总算没有见到那个哭哭啼啼的女人,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中年男人站在旁边问我:“邓平,晓得我是谁吗?”这么熟悉的声音包括来看过我的那个女人,我应该都知道是谁啊!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因为说不出话示意笔纸,在他的帮助下艰难地写了句“你是谁”“ 我是你哥哥,平波!”哥哥……平波……哥哥……平波……脑海中顿时一道电光闪过,开了窍似地,“我是李邓平!”前面几次看望我的女人是我老婆,一些记忆之事涌上恼海。我问哥:“这是哪里?我怎么这样?”哥哥告诉我,我在工作时受了伤,而且伤得很重,现住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ICU进行抢救属于危重病人。我当时就告诉哥哥我没有受伤我也不是病人,我不愿意呆在这里我要回家。哥哥断然拒绝了我“不可能的事!你不接受治疗,只有死路一条!”我还想跟哥哥再说会话,可惜他马上就走了!                                       

(后来我问夫人我当初看见你笑时你的泪水为什么会更多呢?她回答你那个样子叫笑吗?比看着一个白痴还难受一些!)           

哦!我有老婆、哥哥那我应该还有其他的亲人。我努力地拼命地回忋,只能零星地记起自己还有父母亲,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我是干什么地、怎么来这里地,全然不知,怎么会有很多事情都记不得了呢?!                                                                                                 

心中有许多不明白的事,想向老婆,哥哥问个清白,但与他们见面的时间又是那么的短暂。这个身体应该不是自己的身体,但偏又在自己的身上,我以前绝对不会是这样的。想说话又发不出声音来,连拿支笔写几个字都是那么艰难的事情。他们只是告诉我,受了伤,到底是怎么回事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慢慢地觉得自己是个多余之人,被所有人抛弃了。这时真想有个人能轻轻地握住我的手,陪我静静地待上几分钟,那都是感觉会成为世界上一件最幸福的事情了。                           

(我根本不懂ICU还分探视时间,只有短短的半小时,这还是在情况正常下,如病人情绪不稳定或有其他异常情况,只能是匆匆见上一面,偏偏我情绪极不稳定经常出现异常,所以与亲人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                                                                                 

 印象当中,ICU记忆最深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吸痰。每过小段时间,喉部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感觉,呼吸都十分困难的时候。自己稍稍地示意一下,会来一个穿白衣的女子,拿根管子,到底是从口中插入的呢,还是从喉部插入的呢,搞不清楚,反正就是湖乱的搅动着,那感觉就是整个内脏都被吸走一般的难受,每吸完一次痰,眼泪水鼻涕水口水弄得满脸都是。吸完一次痰后,心中暗下决心,下回再也不去吸痰了。但过不了多久,灾难又重复出现一次,其痛苦经过言语难以表述。我曾经以为这已经是人间最痛苦的事情了,哪知后来还有更多难以叙述的治疗,更痛苦的事情伴随着我。                                                                                  

我仿佛是呆在一个寂静的,谁都不愿多说一句话得可怕世界中。偶尔听见“几床,几床,快不行了!”然后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嚎嚎大哭声,那情形就像跟亲人生离死别一样(实际上就是)。这是什么鬼地方,再呆下去,人都会疯掉。漫长地等待,一见到兄弟老婆,哀求他们送我回家(尽管家在哪里都记不清楚了)可总是被他们拒绝。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隐约觉得自己被一群白色的幽灵抬进了一个无声的地方,像是天堂但绝对不是。最后的感觉是浑身冰凉,混乱的思绪暂时消失了。                                                            

怎么感觉一会被人送入火炉中焚烧,一会儿又送入冰窟冷冻,喉部怎么被卡了一块干枯的木材,全身被什么看不见的重物压着,手都动不了了,只有一丝气息尚在进出。我又怎么呐?怎么越来越难受,感觉越来越差呢?                                                                               

别人对我做了什么,你们怎么不管我,我这个样子好受吗?再次见到老婆、哥哥,埋怨、责备、怒骂全都使出来了。要回家,不同意,你们不是我的老婆哥哥。理都懒得理你们,连续地几次不理他们。我想起来了,我还有一个弟弟叫四毛砣,平常一般有什么事情都不会违背我,“叫四毛砣来!”我已是绝望地发出吼叫声了。到了最后,只要看见身边有人,就发出吼叫:“叫四毛砣来!”总算昐救星一样地盼到弟弟的到来,(对于弟弟的到来我实在是太对不住他了)哪知弟弟也是眼泪汪汪的看着我穿戴奇怪,怎么每个人都是一样地?我要他送我回家,他说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不能回家,我是在医院进行抢救。我没受伤没病不愿呆在这里,求他送我回家他不肯。我求你送我回家你都不肯!情绪完全的失去了控制,彻底的愤怒了。“你给我滚!你不是我的弟弟,我不会再见你们了。”我又没病,怎么人人都跟我过不去。                   

某个固定的时间段总有那么几个人过来,围在我的床边,摸一下我的双下肢,问我有感觉没有,你动一下脚,可双下肢偏偏不听自己的指挥,依稀听见他们说:“还是一样,右脚稍好点,左脚只能动前面两个脚趾,现在又感染了,好难啊!可惜了!”之类的废话。他妈的!我才好难呢!我心里狠狠的骂道:“老子被你们困在这里,不见天日,变成了你们的实验品,把老子弄得这幅模样。虎落平阳被犬欺!哼!等老子站起来的时候再找你们算账!”                                                      

我没病,你们别天天给我打针吃药,拒绝她们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对穿白衣的所谓护士说,我不承认她们是医务人员。不可能有人听我的,她们天天强行给我打针、灌药,摆弄着身边的一大堆仪器,特别是过上一小段时间,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就强行将自己身下一侧枕头换往另一边,每每是你刚准备入睡时,又弄得你疼醒过来,恨得我呀,真想宰了她们。尽管她们不分白天黑夜地尽职尽责地做好她们的本职工作,但我实在是对她们没有半点好感!                                       

直到有一天,事情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次固定时间段来的那几个人当中出现了两张新面孔,这几个人对新面孔态度恭维。新面孔对我一番摆弄后,丢下一句“此人最好的结果看能否拄双拐行走,下半辈子是十有八九坐轮椅。”引来一片叹息声唏嘘声。天呐!老子得罪了谁,还不知怎么回事来到这里,又被你们的两个狗杂种断言下半辈子坐轮椅。坐轮椅,这样的事情老子想都没想过,让我下半辈子坐轮椅度过,给我的亲人添麻烦和痛苦,老子可不干,还不如让老子去死!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对我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                              

很想与人交谈一下,但成了奢望;很想与亲人见一面,但怎么又是这么难的事情。唉!见不见都一样,他们没有人会想起我!天呐!我到底怎么了!我以前是什么样子,记不清了,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与其坐轮椅,老子不如去死!你们不把我当人看,当成实验品,老子可不会让你们称心如愿,我宁愿去死……种种稀奇古怪的念头全都涌上了脑海,促使自己有意识地艰难地把气管、氧气管,还有身上其他的一些管子拔掉了一部分。就在一个人面带笑容静静等待死亡的时候,马上来了几个“白色幽灵” 将我好一阵折腾,依稀听见她们说:“总算抢救过来了!” 他们都在讨论这些管子怎么会松开,最后结论是病人难受,自己无意识拔下来的。                                                             

 身体处在重复火热,冰冷交替中,吸痰以及其它的种种折磨、天下酷刑全部施加在我的身上,连咬舌自尽的机会都不给我,他们实在是太狠毒了!要反抗,绝对不能让他们称心如意。估计是夜深人静之时,又把身上的一些管子拔掉,抢救过来,又拔掉,又抢救过来。那时我就处在拔管子的亢奋当中!开始时,他们都认为我没能力拔管子,反复几次后总算被一位细心的护士发现了我是有意识拔的。这下倒好,手脚都被捆在了床架上,动都不能动。人在动一下,全身都跟刀割一样的情况下,手脚再被绑住还能睡觉吗?不知有人能否做到,反正我被绑的期间,几乎是片刻的眼都没合过。                                                                                           

 就在这段时间,在能见到亲人的那个时间段,一些有印象的面孔或似曾有印象的面孔甚至是没有印象的面孔在眼前一一闪过,无非是说一些坚持住你能挺过来之类的话。“屁话!你来试一 下,看你受不受得了!”我在心里对他们说。印象当中最深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面孔对着我说:“邓平还记得吗,我们一起在那里那里钓过鱼,你答应我别走,我们一起再去那里钓鱼,好吗?”依稀记得自已点点头,他是带着笑容离开地。钓鱼!?钓什么鱼?怪里怪气!                                      

 我不是这个样子地!你们把我害成这样,我要报仇!就在他们松开我应该是在翻身、测血压之类时的那一瞬间,抓住机会拼尽全力就是狠狠地一个巴掌扫过去,打着了自己都听见一声清脆的耳光声,打不着,也要想办法在那一张张可恶的脸上狠抓一把。在这期间,冷热交替更加频繁,身体越来越不对劲,以至于到了后来本能告诉自己,千万别睡觉,一睡什么都完了。                                                            

 (后来亲人告诉我,在ICU中期做了一次脊椎手术,左边取掉两根肋骨,因身体虚弱,感染了金黄葡萄球菌,期间下了几张病危通知书,你那时已经神志不清,医生总是说你的求生欲超出常人想象。你的手脚被缚时间长达7天之久。你经常打人,我们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能是你打一次人,我们就厚着脸皮向别人赔礼道歉,你看你气管上的痕迹,可以肯定的说,你拔气管的次数不低于五次,唉!总算过来了。)

 被捆的日子,仿佛是根本没有睡过,也许是被捆后,强行治疗的效果吧。有天觉得自已实在是累了、困了,示意护士别来烦我,我要休息了。我真的是好想休息一会,哪知偏偏不如意,还引起一场轩然大波。感觉自己正似睡非睡之时,有人解开了绑带,搬弄着我的身体。我勃然大怒,一把抓住了那个人的手腕,一定要狠狠地揍他一顿,另一只手想打他,但不知怎么打不着,这让我完全愤怒了,咆哮道:“老子想休息一下,你们都不准,我跟你们拼了!”但发出来的声音,让人听着毛骨悚然,没有理智又处在发狂的状态,那情景简直恐怖极了。可怜那个护士,不敢挣扎 ,任由我抓着手腕,只能高声喊叫:“快来人啊,这个病人又发狂了!”我右手抓住她,左手想打她,但又打不着,左手不停的用力,气得我啊,最后整个床都颤抖着,左手手腕被捆的地方活生生地扯开了一道5-6厘米长的血口子。(庆幸的是这个护士只解开了一只手,否则后果……)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把我的兄弟、老婆喊来,我印象当中他们是第一次没有穿戴怪怪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好不容易劝我松开了手,只听见那个被抓的护士大叫道:“你们看呢,手腕都被抓肿抓紫了! 真没想到他二十多天没吃饭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我突然安静了,啊?我来这里二十多天了,我怎么不知道。对呀!人最多一个星期不吃不喝就会死!我怎么在这里从来没有进食过,甚至连水都没有喝一口,我怎么还能活下来呢?种种疑问随之而来,怎么所有的一切像在做梦但又不是梦呢!                      

天呐!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哪里有这么多事情弄不明白,怎么想都想不通。                             

迷糊中,床边围满了大堆人,个个脸露愤恨之情全在指责我,男女都有,那情形跟开批斗会没两样。

“李邓平,你有没有良心,我们把你从死亡线上抢救过来,你还这样对待我们,你过意得去吗?"                                    

“你看啦,这里还有没被你打过的人吗?”                                                          

“你再这样的话,不准你住在这里了。”                                                                        

         ……                                                                                             

我那个气愤啊!不是你们把我捆绑在这里,我会这样吗?我示意笔纸,我要有把枪,用手做了把枪的手势,逐一指着他们,嘴还不停张着:“叭,叭,叭……”意昧着枪毙他们,那表情我猜跟小孩没区别,他们全笑了,有个人调侃道:“都到了这种地步了,你还蛮神气啊!”大家全都乐了,把我气得够呛,眼泪直流。有人当时就说了“此人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人被绑住的日子实在是难受,自己的精力也似乎被耗尽了,也实在是坚持不下去认输了。有天对他们那么说:“我认输了,求你们别再捆我”在得到不拔气管不打人的保证下,总算松绑了,我不能再呆在这个魔窟里了,坚决要离开。再与亲人见面时,就一个要求,离开此地,不再说回家。直到有一次,护士们对一个医生说:“胡医生(后来才知是我的主治医生),这个病人死不了,你把他接回去,他在这里又吵又闹,又打人。弄得整个ICU不得安宁,我们不欢迎他。”那个胡医生好像当时没有答应。后来不知怎么回事,在得到后果自负的保证后,总算让我离开了那个不是人呆的地方。我记得是被四个人抬走的,当时还以为是自己努力抗争,反抗取得的胜利成果。                                       

岂知全错了,实际上是被人扫地出门。                                                                           

好歹老婆留下了一些在ICU写的字条。现摘录ICU字条上的一些话语:                                     

把发明这鬼东西的人枪毙掉。                                                                              

我已被人绑架,你怎么还在这里?我那女儿谁来照顾?                                                          

他们全都是一些骗子,快去报警,把他们全抓起来。                                                     

外面是不是在打战,你们把我抬到战场上去。                                                     

我的大哥是戈尔巴乔夫,小弟是穆沙拉夫,我叫他们带军队来,把你们这里铲平。                                      

他们把我当成实验品,要么把我放在积雪的山顶,要么把我放在火炉里炼,你们还说在我身边,怎么也不管一下呀?                       

我投降了,求求你们别再捆我,求求你们把我当人看。                                                      

 我要回家,就是死也要死在父母的面前,我不要死在这里!                                                           

      ……                                                                                            

解脱了,总算解脱了!                                                                                           

真的解脱了吗?                                                                                          

       艰难地回忆至此,已泪流满面。
  评论这张
 
阅读(2205)| 评论(5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